快捷搜索:  as  asA=0

《祭侄文稿》正在东京展览,情况怎么样?

日本方面制作的展览宣传海报

近日引发争议的台北故宫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真迹16日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(以下称“东博”)展出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一大早就抵达东博,亲眼观看大师的作品。记者回忆起当年《清明上河图》在日本展出的时候,入场需要排队3个小时。这一天的《祭侄文稿》也获得相当多的关注。

一走出东京的上野车站,到处可见写着颜真卿大名和《祭侄文稿》的东博宣传广告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抵达东博时,虽然10个售票窗口还没有开,但馆前已甩出一个长长的队伍。事先买好预售票的观众,也在排着长队等待入场。记者在入场前采访了一位60多岁的日本女士,她表示,自己从小就知道颜真卿,现在她是一家书法团体的成员,成员第二天还要一起来,“自己先来探路,明天还会再看一次”。

此次展览共分6章,两个大展厅,除了《祭侄文稿》外还有其他唐代书法大家的作品。解说不限于书法作品本身,还有作者的生平故事等,包括从字体变迁到宋代对颜真卿的评价,以及对后世、对日本造成的影响。或许是日本对作品本身的敬意,也或许出于外界压力,《祭侄文稿》被安排在一个独立的展厅,展出规格较高,除中文古文外,内容还被翻译成日、英、韩等语言。

在展览现场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看到了来参观的日本众议员村上诚一郎先生。村上激动地对记者说,自己从小就练习书法,高中时开始临摹颜真卿和王羲之等中国名家的作品,“去年年底在电视上得知这个书法展就决定来看”。村上表示,自己非常喜欢历史,多次到中国访问,游览了西安的兵马俑和北京的故宫。他还拿出此次书法展购买的厚厚图录,对里面的大师作品赞不绝口。

如“Biglobe”“nifty news”等日本网络媒体关注了《祭侄文稿》此次在两岸掀起的争议,转述了台湾网民不满于台当局的“先斩后奏”,“台湾人都看不到的国宝,却拿到日本去”。据台湾“东网”报道,让台湾民众气愤的是,东博的宣传海报上,台北故宫的名字被写在小小的角落里,是台当局“自我矮化”的表现。一些在东京留学的大陆留学生参观了本次展览,有人感叹,在异国他乡看到充满家仇国恨的悲壮祭文,“内心忍不住感到沉痛”。还有网民批评,东博为此次展览售卖相关商品,其中包括《祭侄文稿》样式的点心盒和餐具,“用祭文做这种商品太不合适了”。在推特上,甚至也有日本网民认为这样不尊重作品,“这是对宝藏的侮辱”。(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孙秀萍 李耀)

原标题:《祭侄文稿》在东京展览 有独立展厅且展出规格较高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